莫上杉

w渣渣的画????其实有一页露但是被我描线太丑还是不放x
强行红色——

The Zombie Song


新年快乐――仏英群304762012的除夕夜搞事活动
丧尸仏x人类英
甜甜甜!不发刀!
oocbug致歉,求轻喷x

“你想听我和小亚瑟之间的故事?”
你非常迫切点头。
“先别急,听这个故事之前,我需要给你预警,这个故事很血腥,同时也很浪漫,你明白吗?”

你又点点头,你对这场被大肆传播的爱情的真相感到无比好奇。
现在所传颂的版本可是无比奇异,什么科学家和实验品,感染者与伺养者之类的东西。

“好,那么哥哥我就开始讲了。”对面的男人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啊不,不是男人,是男僵尸。
“这个故事啊……是这样的……”

亚瑟冲进一栋楼的天台,从高空望去,下面已经完全被丧尸包围,亚瑟的右手臂之前不慎在食物争夺时被子弹贯穿,所幸没伤到血管。亚瑟就地坐下,两三下处理好伤口,从他的背包里找出食物和水,简单地补充体力。

就在这时,楼梯间传来了熟悉的嘶吼。
“shit!”亚瑟咬着牙这么骂,但骂归骂,他还是得去杀掉这群丧尸。亚瑟左手持刀,以极高的效率一刀一个削掉丧尸的脑袋,就在他快要清理完的时候,一楼传来了类似人类喊声的声音,这使得亚瑟不得不提起警惕——在末日的时候,人是比任何怪物都可怕的生物。
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弗朗西斯现在很郁闷,他本来是个人,结果睡了一觉醒过来就被咬,成了一只丧尸,本来他以为自己会变成没有任何思维的真·丧尸,结果却变成了有意识的丧尸,除了需要吃脑子并且行动比较迟缓脸色比较惨白以外,和人类没啥区别。
他刚刚在楼下跟着大部队游荡,虽然他吃脑子,但吃肉也行,饿不死。他刚刚吃完东西抬起头一看,就瞥见了一个人的身影,“亚瑟——”弗朗西斯差点喊出声,可他强行让这声音卡在了喉咙管里,要是他喊了,也许亚瑟的逃跑就会受到干扰,他就逃不掉了。
不是人人都像他一样好运的。

于是,他就远远的跟进了楼里,拿着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西洋剑,数着数一剑一剑插进前面丧尸的脑子里。
他也不急,反正亚瑟都会下来,他远远看见了亚瑟到了二楼,就叫了一声,尝试吸引他的注意力。

亚瑟觉得这声音特别耳熟,像是……弗朗西斯,他的爱人。亚瑟摇摇头,心说弗朗西斯应该早死了,毕竟自己——亲眼看见他被咬。
弗朗西斯现在更郁闷了,他都喊了好几声了,亚瑟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他又喊了一句话“亚瑟!你不回话哥哥我就上来找你了!”
亚瑟浑身一震,那个声音,语气,自称,都是弗朗西斯的,和他一模一样。弗朗西斯看见亚瑟有些发抖,手下的西洋剑稍微一顿,不慎被丧尸咬了一口,想着亚瑟在也没有掩饰,当即叫了出来“唔……”果然,亚瑟一听就往下冲,“弗朗西斯——!”等他转过楼梯角,看到的画面却是
弗朗西斯左手还在丧尸嘴里,右手就已经将西洋剑贯进了丧尸的脑袋,边念着什么一边将西洋剑拔出来,听见他跑过来的什么脚步声抬起头,朝他笑笑:“小亚瑟,好久不见了。”
亚瑟的声音也有些发抖,他也说:“好久不见……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把剑拔出来,抬腿往上走,边走便对亚瑟抛媚眼:“这不方便说话,上去说。”成功获得了一个久违的白眼。
等到上了楼顶,亚瑟问弗朗西斯:“你……没死?”弗朗西斯失笑道:“小亚瑟那么希望哥哥我死吗?”“不……只是”亚瑟立即反驳却被弗朗西斯揉了揉头发:“亚瑟,接下来我说的所有话,都是真实的,你要相信我。”
于是,弗朗西斯把他从瘟疫爆发开始的经历和亚瑟全讲了一遍,讲完之后,亚瑟明显不大相信,弗朗西斯只是笑笑,把他揽进怀里。
“亚瑟……你不用怀疑我,我是真的,真的弗朗西斯。”
亚瑟则因被猛的抱住而有些懵,等他反应过来,猛的鼻头一酸,险些哭出来。
他当然相信这是弗朗西斯,无论怎么变,那种独属于弗朗西斯的气息永远不会变,不会消失。
“弗朗西斯……”亚瑟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并不明显的哭腔,弗朗西斯则拍拍他的头,把他抱的更紧,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我爱你。”
沉默了好一会,亚瑟才回应他:“我也是。”

等到政府消灭所有丧尸,他们重新回到人类世界,都是后话了,值得一提的是,本来政府决定杀掉弗朗西斯,可亚瑟拼死发誓他不会伤害任何人,这事被记者捅上了电视,这段爱情就慢慢的,慢慢的,被人们所知晓。

等弗朗西斯讲完这个故事,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你做好笔记便匆匆的向弗朗西斯道别。
他却忽然叫住你,对你说:“你应该问问亚瑟他同意吗,我永远尊重他。”
“我同意的。”故事的另一位主角,亚瑟·柯克兰先生正靠在门框边,抱着双臂看着你们。
“非常感谢!”你深深地鞠了一躬,他们只是笑笑,对你说:“不用。”
你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下一句话:“我真的……祝福你们!”说完就跑了。

你的身后,弗朗西斯揽着亚瑟的腰,对他说:“那小姑娘祝福我们了哟。”
亚瑟解开了自己的领带,对弗朗西斯说:“承她吉言。”

E.N.D
唔哦哦哦哦哦哦写完了!开心开心!写的时候全程单曲“the zombie song”,真的超级有感觉!

人鱼湾

来源海豚湾电影
驯养师仏x人鱼英
be向

“他死了。
在我的臂弯里。”
弗朗西斯面对着马修的摄像机,捂着额头,很痛苦地说道。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呼吸,他们吸的每一口气,都是自己控制的。”他红了眼圈,蓝紫色的瞳孔明显覆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物质。
“那段日子我感觉他很不对劲,他好像很疲倦,很累。那天他游进我的臂弯,在我怀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吻了我,”弗朗西斯的声音在明显发抖,“他吻得那么用力又那么深情,我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在跟我说‘再见’。然后他便没有再呼吸,他的胸膛没有再起伏。”他忽然情绪激动“那都是我的错——!是我杀了他!”
马修关上了摄像机,默默地走出房间,接着,他听见了弗朗西斯的抽泣声。
“我不该把他送进水族馆的……我不该那么做。”弗朗西斯独自在旅馆的房间里,喃喃地道。
他忏悔——他做过的一切,他爱他,他也杀了他。
他将人鱼带向了这个世界,也让这个世界的恶意涌向了海豚。

他是第一个与人鱼相识的人类,通过一些方法,他有了与人鱼交谈的方法。他的第一条人鱼,他说他叫“亚瑟”。
后来他们合作拍了一个节目,叫“人鱼的世界”。这个节目告诉了人们人鱼的高智商,也让人们对人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渴望接触人鱼,亲吻、碰触他们。
所以他们开始捕捉人鱼,有些人鱼被卖给了水族馆,有些,则被捕杀——人鱼的肉可是难得的美味。
在弗朗西斯与亚瑟的合作结束后,他们俨然是一对恋人,弗朗西斯一天中往往会有七八个小时在水池边上或水里,与亚瑟待在一起,阳光照在他们的金发上,弗朗西斯轻轻揉了揉亚瑟那有些乱的头发,鸢尾花色的眸深深印在了亚瑟的脑海中,他们都敢发誓,那是他们一生中最美的时光。
——虽然很快就消失了,弗朗西斯将亚瑟送去了一个国家水族馆,并定期去看他,到最后那几次,他觉得亚瑟好像越来越累,越来越没精神,于是他申请去近距离探望一下亚瑟。
然后亚瑟就死在了他怀里。

亚瑟死后第二天,他被关进了监狱,理由是擅自释放两条人鱼。
弗朗西斯自此事后,站在了他曾经为之奋斗的事业的对立面,他说他用十年建立起了这个帝国,他现在就要用无数个年头去摧毁它。

那是他现在的目标,更是他对亚瑟的赎罪。

                                                                      E.N.D

今天看了电影《海豚湾》不得不说我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不知道怎么形容,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真的……那些画面刻骨铭心。

打农药意外发现狄大人的阴阳师模型领子是左衽,官方难道是在暗示狄大人这张皮肤其实是死者?????

【仏英】Grenzlinie(一)

紧急产出意义不明!
大约也就两三篇!
听歌速发bug满天飞!ooc文笔渣请勿喷!
祝食用愉快!

金发绿眸的孩子行走在两片天空的交界处。他穿的很薄很少,薄薄的白色体恤和中裤,甚至没有穿鞋。
他是人类中,少有的“知语者”。
天空被深褐色的界限一分为二,裂为墨蓝与赤红,墨蓝代表着精灵,赤红代表着人类。而这个少年,是负责在边界进行沟通的生物——即便没有任何用,为了生存,人类与精灵早已开战,那道深褐色的痕迹,就是战争的刻痕,它被称为“界”。
少年不停的沿着“界”往前走,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与他一样的人了。
他遇到的人都死了。
比如那个金发蓝眸,充满元气的人类美国孩子,他和他的兄弟——一个加拿大男孩,不过那个加拿大男孩是精灵,一起死在了一个峡谷。
还有那对人类军人兄弟,在一场战役中被精灵俘虏,两个月后亚瑟在“界”的附近,看到了他们的遗体。
对了,亚瑟就是正在走着的男孩,他叫“亚瑟·柯克兰”。
亚瑟在看到他们的尸体后,挖了个坑把他们埋了。
于是亚瑟还是孤身一人,风灌进他的领口,他不自主的瑟缩了一下,却还是迈腿朝前走,他不能停下,他不能等,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同类”。
一个自己不会看着他死的同类。

——为什么是“同类”?
因为知语者是异类,他们的新陈代谢远远慢于人类和精灵,不怎么需要进食和饮水,身体也异常坚韧,他们是不被人类或精灵承认的异类。

但是,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感到冷或者热的。
“冷死了……”亚瑟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拽起身旁尸体上的大衣把自己裹严实——出生于战乱的孩子,早已学会平静面对死亡。“啊啾!”亚瑟揉了揉鼻子,懊恼自己不应该作死不拿件衣服就从上一个栖身之所继续前行,“也不知道哪个人在咒我……”亚瑟打着喷嚏继续向前走,揉了揉本就乱蓬蓬的头发。

忽的,天上就下雨了,这是难得的美景啊,只有在这时,天上的“界”才是模糊的,那颜色分明的天空才稍稍有融合的意味。
但是,亚瑟没心情欣赏雨景,他慌着找地方躲雨,在拖着那件脏兮兮的大衣跑了好久以后,亚瑟终于找到了一个较为宽敞的洞避雨,在他躲进去后,才意识到,洞里还有一个人。

金色的及肩发,蓝紫像鸢尾花一样的瞳色,唯一破坏美感的就是他那如同葛大爷的坐姿。

亚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他尝试着打了个招呼“额……您好?”

“您好。”
                                                                   T.B.C.

哎哟写的我都急了最后一句法叔才说话急死我算了!

                                                                        

【吕婵】论吕布为什么会放手

写的乱七八糟有bug还ooc,求轻喷。

标题乱取的。

喜欢一个人到了对方做什么都会容忍的地步,这就是纯粹的宠溺了吧?
吕布忘了自己是从哪里看到这句话的了,现在想来还真是对。
“既然她喜欢赵云,那她就去吧。”后来吕布是这么想的。
他一点也不希望貂蝉因为他而伤心,就算是为了别人。
很多年前,吕布也是想过两个人好好过一辈子的。
现在想来,就是个傻逼的笑话。
自从貂蝉将匕首架上他的脖颈,赵云将他的银枪穿透自己的左胸时,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未来。
那一刻,他尝试着从貂蝉的眼里找到一丝的动摇和不忍——但啥都没有,只有满满的坚定和一定点的……喜悦。那一瞬间,巨大的痛苦和悲伤包裹住了吕布,已经被贯穿的心脏在不甘地嘶吼,像是被紧紧攥住一样传来了剧痛。
吕布的视线开始模糊,心口的致命伤已经快要夺去他的生命,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终于想通了什么——貂蝉喜欢的人是赵云,是“龙”。
吕布是个很执着的人,同时的,更是个疯子,这是他第一次选择放手,你问他甘不甘心?
甘心个鬼啊,怎么可能?
那你问他为什么放手?
因为貂蝉喜欢赵云,而吕布爱貂蝉啊。
他爱她,所以不希望她伤心啊。

是不是很像个傻逼?
“啊,是啊,我在她面前,本来就是个傻逼啊。”吕布这么说。

安安心心的数自己目前要写的和想到的没写的。

白狄

范魔,赌博系列,没头没尾莫名其妙蹦出来的。

21点,仔细看了看规则后我发现要推翻重写。悲伤。

俄罗斯轮盘,完全没动笔,但应该会把两个人写成影帝。

比大小,本意是摇骰子一样的。


现代设

歌曲系列

if i were a boy,be

try,be

泠重乞愿,be


小说突发梗

字母歌,源于线下三度,be


电影梗

你的名字,he

卢旺达饭店,te


求人催,否则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都写不完,哀嚎。


【芋组女体/短篇】那些小小的半日常


#双不良设定#
#然而莫妮卡在老师眼里可是好学生哟#
#最后那么仓促只是因为懒癌
#也许以后还会继续x
#ooc,觉得自己辣鸡到一种程度了,耶。
以上!

尤利娅 贝什米特,这所高中出名的不良女。
莫妮卡 贝什米特,这所高中出名的优等生。
很多人都知道她们是亲戚,但很少人知道她们是亲姐妹。
#
“欢迎回来,姐姐。”莫妮卡为尤利娅打开家门。
“哟,莫妮,本小姐回来啦!”来人给了她一个熊抱。在拥抱的时候,莫妮卡闻到尤利娅身上淡淡的血的味道,“又去打架了?”
“是啊,不过我把他们都打败了!”大大的笑容,就像什么也没发生。
“姐姐——”莫妮卡皱起眉,把尤利娅转了一个圈,撩起她的校服,指着腰部那个做过紧急处理的伤口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
“好吧好吧——以后我会注意的。”完全没认真的语气,很明显没放在心上。
“……”莫妮卡摇摇头,走向自己的房间,她不希望尤利娅受伤,她希望自己能分担一些,而不是自己的姐姐一味照顾自己。

次日下午,尤利娅路过了自己昨日斗殴的小巷,里面有人,听声音好像是一个女生和几个男生。
“又是那些到处找女生茬的小混混?”带着这样的想法,尤利娅拐进了小巷,然后,她就被惊呆了。

自己平日里永远干净又穿着整齐的妹妹正左手拎着昨日和自己打架混混头子的领子一边踩着他,右手正在拿纸巾擦着腿上的伤口血迹,毫不掩饰眉宇间的厌恶,这是一个于她好学生形象完全不符的样子。

“莫妮——”一边这么喊着一边飞快的冲过去,对方也对自己的突然出现感到不知所措“诶?姐姐?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激动的尤利娅打断了“莫妮你没事吧?受伤的的严不严重?他们有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

莫妮卡暗自叹口气,松开混混头子的领子,一个一个回答尤利娅的问题“姐姐,我现在没事,受伤并不严重,只有擦伤和轻微刀伤,且都在腿部手部,他们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基本被我单方面揍了一顿。”

“这样啊……那就好,我们赶紧回家!”尤利娅一边这么说着,拉着莫妮卡就开始跑“好。等等姐姐我的东西还没拿!等等!”


情愫,总是莫名其妙的产生。


再后来,她们啊,就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了,中间经历了很多阻挠,两人甚至被迫分别,但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呢。


就这样吧,祝她们幸福。


【白狄】有关拥抱梗

这个世界上,是不需要杀手的,因为最致命的,莫过于那双臂相拥,胸膛相贴。

千年之狐李白x阴阳师狄仁杰
BE注意,狄仁杰单箭头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ooc注意。
说是拥抱梗其实根本没好好用。
以上,祝食用愉快。

“阴阳师诶,我能抱你吗?”李白说着俏皮的话,眉眼弯弯,咧开的嘴露出两颗小尖牙。
“不能。”狄仁杰目不斜视,语气平稳。
“诶?为什么?”李白将头搁上狄仁杰的肩膀,紫色长发掉了一缕在银发中,显得突兀。
“因为我会死。”狄仁杰张口,吐出的话平板,犹如事不关己。
李白撇撇嘴,动了动耳朵,道“怎么会?我可喜欢怀英你了。”
“你骗不了的。”狄仁杰拢了拢头发,戴正帽子,全然不顾后面李白脑袋的存在。

“就来抱一个——就一个——”李白凑到人耳边,伸出舌头在人耳廓舔了一下,满意的看着人一抖,其手下原流畅的符咒多舔了一个红色的点。
“啧…………”狄仁杰皱眉,将刚刚那张符纸随手扔进垃圾桶,“离我远点。”
“好吧好吧……”李白举起手表示投降,退到一边坐下,努力压低存在感。

……………………

后来的一日,李白外出未归,第二日狄仁杰在墨家机关道找到重伤昏迷的他。
扁鹊用人格发誓,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如此慌张的狄仁杰。
李白醒来后,对着床边椅子上的狄仁杰张开了双臂。
狄仁杰一顿,旋即也张开双手向李白抱去。
他看见了李白出鞘的长剑。
他没看见狄仁杰手中的符纸。

“将近酒。”
“式神李白,封印。”
结果是什么呢?狄仁杰被长剑贯穿,口吐鲜血面色苍白。
而李白,被狄仁杰用他所能构建的最高级封印阵封印,再无出日。

狄仁杰没能救回来,他被贯穿心脏,李白甚至翻动长剑,把他的心脏绞了个稀巴烂。
李白则被狄仁杰封印,回到黑暗中,用漫长的命陪着已死的人。

这一人一狐为何会变成这样,其他人从他们的人日记中得到了答案。
李白在某次外出游历时遇到一只叫妲己的小狐狸,两狐呢就结伴而行,日久生情。可契约仍在,李白仍被束缚着。于是李白便问狄仁杰能否消除契约,狄仁杰先是不可置信,后来这么回答他“可以,但要等到你杀了我的前一刻。”
李白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试了很多办法,都行不通,硬打?这感觉就想后期狄仁杰打前期李白一样,下毒?狄仁杰看见下毒的饭菜后朝他投来怜悯的目光然后倒掉了。最后实在没法,李白打算赌一把,用那个流传已久的传闻“拥抱”来结束狄仁杰的一生。就算传闻是假的,他也有把握在那一刻杀掉狄仁杰。
而狄仁杰清楚这一切,清楚得很。他疼啊,自己把这条狐狸捡回来养大,他俩相伴度过了不知道多少日子,而这狐狸就那么轻易的想杀了他。
但他没地方说。
他也想哭,好好宣泄一次感情。
但他只能梗锁紧眉毛强行堵住感情。
鬼知道他有多累?

狄怀英爱李太白。
李太白爱妲己。
妲己爱李太白。
他知道自己应该放手,可他做不到,人都是自私的,得到的就不会放手,他做不到放任所爱离开。
哪怕他是连酒吞童子都无法影响的阴阳师。
哪怕他是…………一生正直,一生公正,一生……都无比信守承诺的阴阳师。

所以他甘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