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凹凸
主瑞金安雷安
aph主红色dover东西
有轻微洁癖
最近陷入all独混乱
懒癌发作,粮懒得码进电脑
背景是亲爱的姐姐大人!
头像@重度污染
说起来为什么我的头像眼镜不见了还多了项圈呢……

《a thousand years 》

推推推推推!

啊墨吉:


cp. 露中     
婚后设定
ps:后半段建议结合《a thousand  years 》食用,效果更佳。


叮铃铃铃——


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在一个美好的星期六的早上,晨光还微微透过窗棂的时候,实在算不上一件愉快的事。
床上的王耀先睁开了眼。他一直浅眠,所以和布拉金斯基同居的这些年,家里就从没添过闹钟。他打了个哈欠,撇过头看了看床上安静睡着的俄罗斯人,有点郁闷地佯勾了一下他的大鼻子,认命地起身去接电话了。


棉拖鞋的声音渐渐消失往客厅延伸去,床上的伊万悄悄睁开了眼睛,紫罗兰的眼睛里一片清明,显然是醒来有一会了。当然他向来是起得比他的中国爱人晚的,他发誓,在柔软的,还有爱人体温的被窝里,等到那人过来不厌其烦的催促吃早饭的声音传来,他再顺势把人抱回床来个腻乎乎的早安吻,是他每个完美一天最棒的开始。


可今天的伊万显然有更重要的心事。他盯着床头挂着的日历,上面会有各种颜色记号圈出来的行程安排,或者重要日子。两个人平时事情都很多,日历上几乎是密密麻麻的痕迹。然而今天的日期上干干净净,黑色宋体的十九二字显得格外孤独。而这片空白仿佛跳出来,硬生生撞进伊万的眼里,撞得他的心脏沉沉地跳动了几下。


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第十个。


高大的斯拉夫人突然觉得耳尖有点烫。他不自然地擦了擦耳廓,嘴角却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他们没有每年都过纪念日的习惯,因为两人都很满足彼此每日的亲密无间,这样象征性的日子也显得莫须有了。不过十周年,这毕竟算是个挺特殊的时间。仿佛是一种最直观的见证。


他拉着王耀的手走过了十年,一切仿佛如同当年在白桦林下的一座无名烈士墓下许诺的一样。“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朋友的贫困,敌人的忠诚,我无所期待。”
“除了你珍贵的脚步声。”
他记得他当时背了很久,才能做到直视着那人泛着琥珀色的黑眸,将自己的珍视和爱意,毫无保留的传达出去。王耀当时怎么说来着……噢,他笑了,笑得一如既往地好看。他说“阿谢耶夫的诗真的不适合告白,伊万同志。”


无论如何。当把思绪收回来的时候,伊万知道自己身上散发着恋爱中特有的愉快气息,他温柔地看向客厅的方向。这次他会好好地,偷偷地准备他们十周年典礼的。毕竟没有人会讨厌惊喜不是吗?


另一边,接通电话的王耀一下子被任勇洙的嚎叫弄得完全清醒了。
“慢点说。”王耀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或者把电话给小香。”
“场子被抢了啊大哥!”任勇洙急忙跳到重点“就是你让我们安排的那个在万林路场地,今天一早负责人突然告诉我们不能租了!”
嗯?王耀皱紧了眉头,手指不自觉在桌子上敲打着。“你和我说说具体情况。”
“具体情况就是,对方找了场地主上头的人的关系,直接挪用了。出再高的价钱也没有用。大佬,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接话的是王嘉龙,无视身边气愤电话被抢的骂声,他继续说“非要那个地方不可吗?”


那是最适合的地方。王耀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从一个月前就开始暗地准备了,他的十周年,可是要不带任何一点遗憾的,必须完美。
伊万在万林路的教堂向他求的婚。第一次最严重的争吵后在这里的天台上发现离家出走而喝醉的俄罗斯人,眼睛红红地着抱着自己说自己答应过他和他走一辈子的。
  王耀突然笑了笑,还有什么?他们在这条街的树下的第一次亲吻?还是两人在街尾的死胡同里偷偷摸摸做的事?列举不完,他俩和这条街该死地有缘分。
所以除了这个地方,王耀想不到它的第二个替代品。


“大佬?”
“嗯,我不打算换场地。你们之前在那里置办好的东西还在吧?”王耀稍微放低了声音,他好像听到伊万起床的动静了。
“还在的,对方昨晚才来人,东西并没有搬完。”王嘉龙在心中暗自腹诽,爱排场的中国人,就单单烟花那个量,全部拉走得一卡车。
“那好,我会亲自过去一趟,上次帮万林大厦的老总解决了工程问题,这次想来能向他讨个人情。”王耀语气平稳地说道。“噢还有。”他顿了顿。“你和濠镜从手下抽一批人也带过去。”“能打的。”他补充。“就这样,我先挂了。”


另一头的王嘉龙倒是愣了愣,心里感慨。大佬多少年流氓一次啊,这次看来是非达到目的不可啊。“大哥他都向濠镜借人了?”一旁的任勇洙夸张的拔高了音调,遂而眼睛发亮地揶揄道“哎哟哈哈,这可是见血的节奏哇。”王嘉龙一边拨通着王濠镜的电话,一边阴侧侧地对他说:“你要是敢让大佬结婚十周年典礼上见血,你肯定会被他吊起来放血的。”
……任勇洙不说话了。


刚放下电话,王耀发觉自己落在了一个暖烘烘的厚实胸膛里,伊万把下巴抵在他的颈窝,无意地蹭蹭。
“谁打来的啊?”“小香。”“这么早?”“生意上遇到点紧急的棘手事,来请教的。待会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很晚才回来。”
伊万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把弟弟妹妹圈得太紧不是什么好事,小耀。”
在多次尝试把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扯开无果后,王耀放弃挣扎,拖着这个“甜蜜的负担”挪到了厨房 。“死心把,伊万同志。”王耀捋了捋衣袖“多少遍了,我不会采取你对你弟妹们‘打是亲,骂是爱,闹出人命是意外’政策的……现在我要做饭了,碍手碍脚的人请自觉离开厨房圣地,谢谢合作!”


伊万在王耀脸上留下一吻,听话的离开了。反正今晚小耀绝对会被自己感动到不行,伊万暗想,他就原谅爱人此刻小小的任性了。¯\_(ツ)_/¯


王耀和万林大厦老总谈得还算愉快。当老总表示不能透露客户信息而且暗示对方来头不小的时候,他发现王耀脸上波澜不惊,而且大有兵来将挡的气势,他就知道王老板这次志在必得的决意。


当王耀还是委婉的问是否要和对方在商榷一下的时候,老总思索了一下——布拉金斯基家族的人只是过来要求一个足够大的场地,当时有几个地方选择,后来是娜塔莉亚小姐说就是看万林街的天台顺眼才硬生生退了原来订主的定金。王耀没用自己王家的身份订的,老总并不知情,本想赔点钱解决,如今人家亲自上门拜访了,实在是两个家族都不好得罪……自己完全可以安排给娜塔小姐另一个几乎一样的场地,况且,这俩家也算亲家吧!老总的小眼睛转了转,王耀先生应该会帮忙解释的,应该不用担心。这次再顺手卖个人情,以后会有用得着以及的地方!和王家的生意往来不少,鉴于眼前的利益,老总笑着说没事,一边拿出正式合同的模板示意王耀签署。


把事情解决好的王耀长吁了一口气。他后靠在椅背上,窗外阳光明媚,流云辗转,心情突然很好。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他想。可不能最后关头掉链子啊。今天晚上伊万那家伙会是什么反应呢?英俊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爱人会不会感动到哭鼻子?会不会……重新再一次爱上他?王耀忍不住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胡乱地揉一揉。真是该死,想一想心跳就快了不少,真不公平啊。那只笨熊凭什么心安理得享受这一切啊。王耀心里小声咒骂着,可天知道他控制自己不笑得太过分废了多大力气。


算了。蠢熊开心就好。自己就受累点咯。王耀自认大度的给了自己一个定论。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是时候去花店拿订好的花束了。向老板告了别起身离开了。


而不久后收到秘书邮件的娜塔莎猛地一拍桌子,漂亮的五官微微扭曲,显然是愤怒地不行。该死,哥哥安排的这个任务明明这么简单!到底是哪个程咬金出来搅的事?她抓起桌子上的手提包,快速地联系楼下的司机。进入电梯的时候,她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如果一切顺利,自己派去布置的人手应该到了。咬了咬唇,她最终还是拨通了自家哥哥的电话。如果能把以自己名义订的场地不动声色拿走,说明对方水也不浅,出于保险起见,她觉得还是通知一下伊万比较妥当。


“有人动了场子。”电话接通的时候娜塔莎就直奔主题,此刻电梯来到了一楼,叮的一声顺着电话线穿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耳里。那个一直保持微笑的俄罗斯男人一怔,笑意便从脸上消失,只留下嘴角还未来得及消失的细纹。
“知道对方身份吗?”伊万平静平静地说。
“还没查清楚,不过估计是原先订场子的人……说实话哥哥,要是提早说明是办结婚纪念典礼的。可能会方便一点,我是说,我们和对方谈判的时候也算有个理由。””
“没有这个必要,娜塔莎,拿场子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与别人无关。”
“……好的,我现在就赶往万林路。有什么情况我再通知你。”通话以关上车门的响声为终止符。


在沙发上坐着的伊万显得有点焦躁。他把玩着茶几上的相框,指腹在王耀意气风发地笑着的脸上摸索。不对,他感觉很不好。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事在发生,而他最在意的人不在他的身边。这个认知让伊万很不舒服,高领棉质的白色毛衣衬得他面色苍白。


自从和王耀结婚了以后,两个人就放下了两边家族的繁琐工作。伊万很久没有动用他的关系网了,所以当他联系到负责网络情报的莱维斯·格兰特的时候,对方可能是因为感动而哭出来的声音让他有点不忍,看来还是得多多慰问家族里的人,就像王耀经常念叨念叨自己的家和万事兴一样。


伊万有点自嘲地笑了笑,他们甜美的婚后生活次数不多的几次争吵可都是因为王耀总会因为家里的事抛下和自己的约会。够了,他的弟弟妹妹们永远没有长大的一天。伊万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两人的磨合中自己最终选择了让步。他一向好说话的爱人在这种事上执拗地可怕,而一个星期不能抱着自己最爱的体温睡觉对于这个俄罗斯男人简直是一个酷刑。


所以当带着胆战心惊颤抖的莱维斯·格兰特的声音伴随着他搜集来的情报传来的时候,布拉金斯基先生几乎是瞬间感到无力地跌坐回沙发上,细软的米白色头发垂落遮住前额。第一次尝到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伊,伊万先生,查到了,在,在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之前的客人,是王嘉龙先生,用途是家庭聚餐……那个最后是王……”
“算了,取消吧。”
伊万带着愠气地把手机放成静音扔在沙发远处,没有听完整个格兰特的报告,他的心情糟透了。


上帝啊,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合格的爱人。伊万布拉金斯基紧紧闭上双眼。他知道自己应该大度点让王耀高高兴兴地参加他一向重视的“家庭聚会”。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嫉妒之情是不对的。可是,我说……那可是我们的十周年。


他大概知道今早王嘉龙打来电话的真实用意了。伊万轻啧了一声,他甚至不能埋怨王耀忘记了今天这个重要日子,他知道的,他们不需要这个。但是……小耀这样就看不到自己穿着西装帅气的样子了吗?伊万心情不佳地拍着沙发。自己还包下了的那个音乐喷泉。播放的《a thousand years》是自己亲自找到了罗德里赫,耐心学了一个月录下来的。


“钢琴曲的技巧固然重要。”那个奥地利男子皱着眉严苛地纠正了伊万的指法,“但是你不用担心,伊万先生。把感情传递出去才是一首曲子真正的意义所在。”罗德里赫闭着眼淡淡笑着,“而你做得无可挑剔。”


每次敲下琴键的时候,伊万觉得都像是在敲打着自己的心跳。他想告诉他,一字一句地告诉他,就如同流畅的音符和词,他爱他。超过所有,超过所有那样的爱他。


他觉得他眼角泛红,每个关于王耀的画面在眼前,或喜或怒,幸福或悲伤,都在指尖跳跃之间展开略过,明亮清晰,泛着金色跳动的光。在安静的客厅,夕阳的余晖已经被夜幕一点点地拥抱,整个房间被昏暗包围。伊万的指尖在沙发上弹奏着他练习了上千遍的曲子,无声的旋律似乎流淌出来。就这样吧,伊万想。他想好好休息一下,等到王耀回来,再给他一个一如既往的亲吻,就像以往无数次那样。


“他还是没接电话吗?”一旁的王嘉龙问。他看着他细心打扮的大哥,他多久没有看到他穿小西装的样子了?王耀身着着一套高定的修身型西装,麦尔登的黑色织料沉稳而韵味十足,将他的身材和气质都衬托得刚刚好。此刻他却面带一丝紧张。他的伊万没有接电话。这不是常有的事。特别是他打了十几次之后,他几乎就有种想逃离这里跑到他身边的冲动了。


“不太对,他平时不会这样,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王耀皱着眉头喃喃答到。后面是忙碌帮忙布置最后一点装饰的工作人员,人影晃动之间,王耀觉得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慌乱。正当他准备在打一次电话的时候,王濠镜走到了他面前,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说:“先生,您最好下去看一看,楼下起了争执,像是因为场地的事。”仿佛看到了王耀的面色不佳,他又补充了一句“是娜塔莉亚小姐来了。”


“娜塔莎?”王耀有点意外,脚步不停地跟着王濠镜下了楼。一旁的任勇洙瞬间浑身一僵,呆呆地转过头看着王嘉龙,嘴唇张合半天只发出一些无意义的音节。“乜都唔讲了,这次我也不保证会不会不见血了……”王嘉龙悠悠的说
“那,那大哥是会打你还是打我啊?”
“……”
当王耀见到娜塔莎的时候,也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意外。白俄罗斯姑娘眉毛微微一挑:“怎么是你?”王耀耐心解释说:“我记得我给你发过请帖了,娜塔莎,今天的典礼对于我,和你哥哥来说都很重要。”娜塔莎不轻不重地冷哼了一声“我从没认真看你的邮件,况且你只是说聚会,我为什么要来?我对于你,你们这些王家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王耀也不恼,接着问道:“我不知道之前是你定了场地,很抱歉用了比较强硬的方式,不过今天真的很重要……”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虽然我是想保密的,毕竟你和你哥哥太亲近了,我怕你忍不住告诉他……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娜塔莎彻底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两个人,都以为瞒着对方,再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时间做了同样的安排?娜塔莎那时候觉得气血上涌,眼前一片混沌。真不知道这两个人该说是不了解对方还是默契十足了。


“他也做了同样的安排。”娜塔莎揉着眉心说道“定场地的人其实是我哥,不是我,他想给你个惊喜,王耀。”娜塔莎抱着手臂语调揶揄地说。


王耀瞳孔微微紧缩,他的手不自觉颤了颤,呼吸在一瞬间仿佛静止了。接着他觉得他的脸传来微灼的痛感。他不能思考了。王耀低低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心里飞腾的小鸟欢快地唱着曲,扑棱棱地撞击着他的胸膛。


“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格兰特的声音伴着喘气声传来,衣着有些凌乱,看上去还是家居服,像是从他家里的工作室里直接赶到这的。他着急地跑到娜塔莎的身边,接着说“伊万先生他好像误会了,他以为王耀先生要参加家庭聚餐,是我,我,我的问题没能传达好,他把这次计划取消了!”一旁的娜塔莎一惊,这,这是什么发展?


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只感觉身边有人影一掠而过。
“王,王耀?”她从来没有见过王耀这般眼神,其中翻腾的感情让她不由得发出一声短促的感慨。“他去追他了。”娜塔莎无奈地讽刺着笑了笑,王嘉龙王濠镜等人面面相觑,也识趣地没说什么,接着去看其他的收尾工作了。当弟弟的,最多帮你到着啦。他们心想。带着愉悦的意味。


穿过第二个路口,在第三个面包店左转,那里是长长的一道商业街,霓虹灯明灭,再过两个街区,爬上一个长长的坡,他们的家在那里。王耀快速地奔跑着,风声如啸般划过他的脸。多少次了,每一条路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无数次手挽手走过,在每个路灯下都拥抱着亲吻,争吵,再和好。他们。他,他想见他。


他知道自己的泪水在不受控制地溢出,然后随风刹然消失,却实实在在地留下它们该有的痕迹。王耀喘着气,把手机打开。
“嘀一声后为您转入语音信箱。”


“……”
  不知道是多少点了。伊万缓缓睁开眼,屋里一片漆黑,只能听见时钟冰冷的指针走动的声音。他揉了揉有点酸的脖子,直接在沙发上睡着的后果啊。突然黑暗之中亮起一抹光。那是他的手机。对了,自己是开了静音。伊万兴趣缺缺地拿起它。随之愣住了。
 
是小耀!他连忙点开,发现是一长串下来地语音信箱提醒。他突然心跳如鼓,带着莫名地紧张,他点开最新的一条。
“伊万,我好想见你,快出现,好不好?”
伊万瞬间仿佛僵在了原地,手机的光亮突然点亮了整个世界。他带着克制的颤抖,急忙拉到最下面的一条,一条一条地开始点开。
“伊万同志,怎么不接我电话呢?你不会还在午觉吧,呵呵,醒了记得给我个电话。”
“伊万同志,如果想我原谅你两次都无视我的电话,就去衣柜的最上层找找我给你的礼物吧,相信你会很满意的。同样,听到留言快点回复我电话。”
““……””
“伊万,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发生什么事了,无论发生什么,告诉我一声你没事。”
……
“……这次我俩都干了蠢事了,亲爱的,我们的记性看来都不坏,但是却没默契极了。我是说,你要不要来万林路那家我们都喜欢的天台餐厅吗?我准备了结果十周年的典礼,可是我的伴侣好像不来了,他躲起来了,他是个傻瓜,你能告诉他吗?我在向他飞奔而去。”


伊万跪坐在地上,腿上放着他刚刚从衣柜拿出来包装精致的礼物。是一件熨烫整齐的定制西装,麦尔登的黑色织料,和王耀身上的是一套。里面附着一封简短的亲笔信,上面漂亮的俄文是王耀的笔迹。“我帅气的伊万同志,能不能赏脸参加我的十周年纪念晚会呢? ——您全能的,体贴的爱人。”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伊万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抱着那个礼服的盒子奔跑在车水马龙之间。然而他知道,仅仅的,知道一件事,他也在向他飞奔而去。


嘈杂的街道似乎没有了声音,伊万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搜寻着他看着十年如一日的身影。他带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虔诚表情,认真的,用他所有的力量去捕捉一个人的痕迹。


一切的疯狂隐没在起伏的车鸣与人声中。
他找到他了。
他找到他了。


拥抱的疼痛让两个人都为之深深一颤。他们紧紧地互相依靠着,无视着川流的人海,把留给对方最小的距离缩小为零。


一时间,除了重重的喘气声,心跳的声音,和脸上若有若无的湿意,没有什么填补那片留在对方心中的空白。
“我出现了。”伊万贴着王耀的耳廓轻轻说道。
“嗯。”王耀放任自己在他熟悉的怀里沉溺。“你迟到了,我该怎么罚你。”他补充。
伊万无奈又宠溺地亲吻他爱人的额头,发出幸福的喟叹。
“有人破坏了我整个计划,我该怎么罚他?”伊万笑着说。
王耀没说话,更加抱紧了怀中的人。伊万便听到自己怀里传来的闷闷的笑声,自己跟着他,情不自禁的也轻笑了起来。


被就在万林路的两个家族的人进入了两难的境地。“八点了,按照计划是要放烟火了。”王嘉龙面无表情地对娜塔莎说。对方哼了一声,不悦地回答到“还真不巧,我们这边也是到了放烟火的时间了。”


气氛突然很僵。王濠镜推了推眼镜,淡淡开口:“娜塔莉亚小姐,按照规定,毕竟是我们的场地。”“说好,是你们抢的!”娜塔莎头也不抬地反驳。就在两边的负责人还在争执不下的时候,楼下突然一阵吵闹,两边都有人跑了上来。
“怎么回事,”王嘉龙和娜塔莎同时问出口。


小弟们脸上有点尴尬,不过还是急忙开口:“我们两家都到了规定放烟火的时间了,这,这上头也没新的指令下来,于是,于是……””
“于是什么?”
“于是我们都放了……””


“……”


正当王耀被伊万拉着往音乐喷泉跑的时候,两个人突然被天上的动静吓到了,一阵铁树银花般的绚烂夺目,烟花在如墨苍穹之上绽放。
“他们,放了啊”王耀有点无奈地讪笑着,“虽然不是最佳的观看地点,不过也算可以欣赏到的。”王耀扭头看向伊万,发现他的脸上也透着无奈。“你,你也准备了?”伊万点头。
两个人突然因为对方连俗气的点都想得一致而忍俊不禁
“我说怎么这规模这么大呢。”王耀话音刚落,最后的一计烟花散开来
“致吾妻伊万。”
“给我的妻子耀”
“……”
“……”
两个文字烟花别别扭扭地挤在一起,颇有争势头的架势。正如他俩的主人,如今正笑得无法自拔的两人,注定纠缠一辈子。


他们走到了喷泉旁。王耀突然发现,喷泉的一周似乎被隔绝开来,在线外的群众好奇地往里面张望着。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有一架钢琴安静地待在那里。


伊万松开他的手走了进去。他坐在钢琴座位上,挽起了袖口,朝着王耀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王耀被他明亮的眸吸引住了,他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感受到了喷泉旁边灯光的变换,和水流缓和下来的潺潺声。紧接着,流畅的琴音缓缓从跳动的黑白之中流出,带着他爱人柔和的嗓音。


”I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我爱你,比一千年更久远
And all along I believed I would find you
我一直以来都相信,我会找到你
Time has brought your heart to me
时光把你的心交给了我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我爱过你,像一千年那么久
I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我爱你,比一千年更久远


2017.07.08   啊墨吉

评论
热度(455)

© 整日学习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