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凹凸
主瑞金安雷
aph主红色dover东西
有轻微洁癖
最近陷入all独混乱
懒癌发作,粮懒得码进电脑
头像@重度污染
说起来为什么我的头像眼镜不见了还多了项圈呢……

【仏英】Grenzlinie(一)

紧急产出意义不明!
大约也就两三篇!
听歌速发bug满天飞!ooc文笔渣请勿喷!
祝食用愉快!

金发绿眸的孩子行走在两片天空的交界处。他穿的很薄很少,薄薄的白色体恤和中裤,甚至没有穿鞋。
他是人类中,少有的“知语者”。
天空被深褐色的界限一分为二,裂为墨蓝与赤红,墨蓝代表着精灵,赤红代表着人类。而这个少年,是负责在边界进行沟通的生物——即便没有任何用,为了生存,人类与精灵早已开战,那道深褐色的痕迹,就是战争的刻痕,它被称为“界”。
少年不停的沿着“界”往前走,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与他一样的人了。
他遇到的人都死了。
比如那个金发蓝眸,充满元气的人类美国孩子,他和他的兄弟——一个加拿大男孩,不过那个加拿大男孩是精灵,一起死在了一个峡谷。
还有那对人类军人兄弟,在一场战役中被精灵俘虏,两个月后亚瑟在“界”的附近,看到了他们的遗体。
对了,亚瑟就是正在走着的男孩,他叫“亚瑟·柯克兰”。
亚瑟在看到他们的尸体后,挖了个坑把他们埋了。
于是亚瑟还是孤身一人,风灌进他的领口,他不自主的瑟缩了一下,却还是迈腿朝前走,他不能停下,他不能等,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同类”。
一个自己不会看着他死的同类。

——为什么是“同类”?
因为知语者是异类,他们的新陈代谢远远慢于人类和精灵,不怎么需要进食和饮水,身体也异常坚韧,他们是不被人类或精灵承认的异类。

但是,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感到冷或者热的。
“冷死了……”亚瑟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拽起身旁尸体上的大衣把自己裹严实——出生于战乱的孩子,早已学会平静面对死亡。“啊啾!”亚瑟揉了揉鼻子,懊恼自己不应该作死不拿件衣服就从上一个栖身之所继续前行,“也不知道哪个人在咒我……”亚瑟打着喷嚏继续向前走,揉了揉本就乱蓬蓬的头发。

忽的,天上就下雨了,这是难得的美景啊,只有在这时,天上的“界”才是模糊的,那颜色分明的天空才稍稍有融合的意味。
但是,亚瑟没心情欣赏雨景,他慌着找地方躲雨,在拖着那件脏兮兮的大衣跑了好久以后,亚瑟终于找到了一个较为宽敞的洞避雨,在他躲进去后,才意识到,洞里还有一个人。

金色的及肩发,蓝紫像鸢尾花一样的瞳色,唯一破坏美感的就是他那如同葛大爷的坐姿。

亚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他尝试着打了个招呼“额……您好?”

“您好。”
                                                                   T.B.C.

哎哟写的我都急了最后一句法叔才说话急死我算了!

                                                                        

评论
热度(2)

© 莫上杉 | Powered by LOFTER